<rp id="cg8oo"></rp>

<blockquote id="cg8oo"><ruby id="cg8oo"></ruby></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g8oo"></blockquote>
  • <mark id="cg8oo"></mark>
      磐安新聞網
      浙新辦[2006]51號 浙ICP備07000304號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在線投稿
      首 頁|新聞中心|專題報道|民聲在線|磐安視頻|磐安旅游|理論園地|海螺評論|大盤山文學|生活頻道|政務公告|磐安攝影|浙江網聯
      改變文字大小:[  ] [打印] | [關閉]
       
       
      春末的南方城市里渺小的我
      www.panews.cn 磐安新聞網 來源: 2018-03-11 17:33

        我在這個城市租了一間40平米的屋子,這間屋子悄悄地隱匿在這浮躁的城市背后。打開窗戶,滿眼都是雄赳赳氣昂昂的高樓,有些高樓的鏡面墻體折射出的光線害得我不停地流眼淚。以至于后來,我有點煩心事了,想哭卻哭不出來的時候,就打開窗戶看看那些高樓的鏡面墻體。
        雖然這座城市每年都有數以千萬計的游客來訪,并且總是會出現在諸如幸福感最強的城市等等類似的排名中,但我對這座城市沒有太多的好感,縱然,這座城市也不可能對我有好感。雖然彼此沒有好感,但是我依然每天穿梭其中。每天投四次硬幣,每次兩元,上班,下班,中途轉一趟車。隔著公交車上的玻璃,我靜靜地看著街道上的每一個人,猜測著他們是否和我一樣,在這座城市努力地編織著屬于自己的夢想,亦或許夢想已經離開他們很久了吧。
        大概要坐一個半小時的公交車,有時候要兩個小時,到站后再從那些體面的大樓門口進去,從后門出來,拐進弄堂再走五六分鐘就能到我那小小的出租屋了。有時候會有一只貓突然躥出來,有時候會有一兩聲的狗吠,有時候可以看見吵架的小情侶,有時候可以看見幾個還穿著校服的學生在角落抽煙。
        今天我走了十七分鐘才到家,因為我在路過一對四川夫婦開的小餐館時,買了一份肉絲跑蛋,一份酸辣土豆絲,還有一盒飯。一邊走,我還一邊想著希望今天的土豆絲不要太辣,希望今天的肉絲跑蛋不要太油。越想越餓,越餓就走得越快。
        當我掏出鑰匙的時候,一次性筷子從塑料袋里漏了出來,我把右手拿著的東西都換到了左手上,慢慢地彎下腰,右手的手指伸向了鑰匙環。就在我慶幸自己成功地勾住了鑰匙環時,我發現這房間的門,居然是虛掩著的。我愣了幾秒,捏住我的鑰匙,緩緩地站了起來。我想著,也許是我走錯了樓層,這也許是別人家吧。可是樓梯口那個大大的“三”字告訴我,我沒有走錯。我又期待著,也許是我自己忘記把門關好了。我邊笑,邊罵自己怎么連門都沒關好。
        因為手上拿著東西,我只好用腳在門上輕輕地推了一下。剛剛自嘲的話語,卻像子彈一樣擊穿了我的胸口。突然覺得大腦空白了幾秒,就像是孤舟蓑笠翁般寂靜。我早上七點出門,現在是下午六點左右。我只不過離開這兒還不到八九個小時,我只不過剛搬到這兒還不到一個星期。
        管這片區的民警里有個年輕的小伙子,一邊問我問題,一邊在我房間里翻翻這,翻翻那。最后還叫來了樓下賣早餐的安徽夫婦,詢問是否有什么可疑的人在這附近走動。這對夫妻見著城管比見著親爹親媽還熱情,每天都有十來個穿著制服的準時八點半在他們的小早餐鋪吃早餐,吃完了還一人發一根牙簽,有說有笑地穿梭在這個忙碌的城市背后,就像是長在你身體里的一條蛆。
        他們一見來了這么多警察,連門都不敢進,兩眼不知往哪看,四只手像是被鎖住了似的,纏在一起。那婦人倒是聰明,看見一警察抽煙,趕緊解開兩只纏在他丈夫臂上的手,使勁在他男人腰上掐了一下,然后用眼神比劃了一下。那男人倒也算是見過穿制服的,馬上心領神會。磕磕巴巴地從不僅褪了色還油光發亮的軍大衣里,掏出了一包雄獅。取出煙就往警察身前遞,那民警見他們這般,倒也順手接過,查了一下他們的身份證,也就放他們走了。
        “你明天什么時候有空的話,來一趟派出所吧,錄個口供。”那小伙子一定是約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人約了他。他應該是個本地人,而且家里關系還不錯。這工作應該是家里給安排的吧,剛才和他打電話,發短信的人也許是她的女朋友吧,也可能是小三。他們應該約好了去哪里吃飯,去哪里玩,去哪里開房。也許,他們一晚上花的錢,就能給我交一個月房租了吧。
        “恩,一定一定,這事還麻煩你多操心了。”既然看出來他有事要走,那再說什么也許他還不高興了,倒不如讓他走吧。折騰這么久,我也餓了。
        “那到時候,你打這個電話聯系我吧。”他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筆,在一張便簽紙上寫下了一串數字。在他掏筆的時候,他順手把一直夾在手指間的那根雄獅扔了,輕輕地說了句“土包子”。他肯定不知道,有雙眼睛,一直在看著他。
        我安靜地在床上坐了一晚上,煙灰缸里林立著許多煙頭,那些歪著的煙頭似乎是在嘲笑著我的窘迫。透過窗戶,我看見了初升的太陽,可陽光卻照射不進我這間小屋子。我頹唐地推開窗戶,倚在窗戶的不銹鋼框架上,看著樓底下那對小夫婦的早餐店里的蒸籠冒起的白煙。當他們掀開蒸籠,用一根筷子在包子皮上小心翼翼地戳了一下,看看包子是否蒸好了,那蒸汽里夾雜著肉香。我不餓,卻也想去買兩個嘗嘗。
        我刷了牙,洗了臉。想著今天可以領工資了,心情也愉悅了一些。輕輕地關上門,輕輕地下了樓。買了兩個包子,一杯豆漿,一根油條。
        “小伙子,后來警察怎么說的?”那婦人一邊低著腦袋給我找零,一邊好奇地問道。
        “還能怎么說呢,自己倒霉唄。”我接過她手里的包子,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回答她。
        “說實話,昨天我們還真沒見有生人來過這里。哦,對了,昨天中午你朋友來過,拎著包,說是來給你送東西,臨走的時候還給了我老公根煙,那小伙子人挺好的,長得也俊俏。”那婦人說到后來聲音低了些,像是在說自己的情郎一般。
        “恩,我知道。老板娘,包子不錯,先走了。上班快遲到了。”我勉強地笑著對她說了一句。
        “下次再來啊。”
        應該不會是他,我也不希望是他。雖然他昨天并沒有和我說過他又給我送東西,也許,是他忘記了吧。
        他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本地人,但他偶爾會在上夜班結束后,凌晨四五點后來我這里休息。因為他工作的地方離我這很近,而且他太早回去,會影響到他父母的休息。一來二去,我給了他一把我房間的鑰匙。一定不會是他,如果連他都會對我這般,那我在這個城市又能找誰說說話,又能相信誰呢。
        我是在這個城市念的大學,他是我的舍友,一起朝夕相處了將近四年。記得畢業的時候,也是他的一句“別走了,咱一起好好干。這城市這么大,有的是機會”。我還記得他說這話的時候,我們剛飯館里出來,他喝得有點多了,他手搭在我的肩上在我耳邊說,連呼吸都是熱的,讓我覺得癢癢的難受。
        當時我們準備過馬路,紅燈30秒。我不知當時我是迷失在了這車水馬龍的城市里,還是迷失在了他嘴里所謂的機會里,亦或是單純地因為四年的友誼而覺得可以信賴他。
        坐在公交上,我把臉貼在玻璃窗上,感受著車子輕微地顛簸,有點麻麻的,就像是我的這二十多年,磕磕碰碰,沒什么大出息,也沒什么大過錯。假設我這一生是70年,顯然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在接下去的這幾十年里,我會認識各種各樣的人,就像是這些穿梭在城市里的車一樣,雖然彼此不認識,卻會在紅燈的時候,和陌生的車待在一起,30秒,60秒。等綠燈亮了,又分道揚鑣了。
        有人起來讓座,也有人一直低著頭玩手機。有人伸手去夠扶桿,也有人伸手去夠別人的錢包,一邊伸手,一邊在嚷嚷,別擠啊,別擠啊。
        我到站了,將近兩個小時的車程。在我下車的時候,我不小心踩到了一位中學生的鞋子。我說了一句對不起,他說沒關系。可就在車門要關上的時候,我聽見他嘟囔了一句“操,鄉巴佬”。
        “在哪呢,我今天發工資了。出來搓一頓啊。”在我領到工資的時候,我還是給他打了個電話。因為我知道,在這個讓我焦慮的城市,只有他,可以讓我傾訴,可以讓我覺得我不是那么的孤單。
        “行啊。對了,我和你說,我前兩天終于把我們辦公室的那朵花給搞定了。等會帶來見你啊。”說完,他就掛了。
        春末的南方城市,飄起了細碎的雨水。哼著李治的《春末的南方城市》的我們,應該都會在夏天開放吧?

       
      作者: 吳 戈      編輯:    孔海燕  初審:    終審: 楊國棋 
      相關新聞

      圖片新聞 更多>>>
      新聞導讀 更多>>>
      · 改革開放40年丨郭領娣搬家記 小家見證長興縣城的變遷
      · “千萬工程”繪新卷 尋訪“浙”片網紅村 麗水月山村:村晚唱響幸福歌
      · 改革開放看嘉興丨姚虞明:鄉村醫生有“三變”
      · 30秒看首屆長三角文博會:文化浙江 風勁帆滿
      · 首屆長三角國際文化產業博覽會 亮點看過來
      · 車俊:跑一次是底線 一次不用跑是常態 跑多次是例外
      · 一戰結束百年 美歐關系再臨考驗
      · 美國宣布重啟對伊朗能源和銀行等領域制裁
      · 4年來首次 俄宣布制裁烏克蘭數百個人、實體
      · 第63屆貝爾格萊德國際書展開幕
      · 土耳其將在敘利亞境內展開新一輪軍事行動
      · 敘利亞局勢四方峰會呼吁在敘全面停火
      · 鄉村振興和生態文明建設工作匯報會召開
      · 磐安文化走親活動走進普陀
      · 省駐京辦來磐考察
      · 磐安工業園區召開銀企對接會
      · 縣市場監管局出臺14項舉措支持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
      · 徐永民工作室成為省級技能大師工作室
      · 【專題】2018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 【專題】2018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 【特刊】和美鄉村 身心兩安
      · 【專題】“一把手”談鄉村振興
      · 【專題】第十二屆中國·磐安中藥材博覽會
      · 【專題】我們這樣抓落實
      · 【專題】磐安工匠
      · 【專題】小城鎮環境綜合整治
      · 【專題】地名故事
      磐安縣新聞傳媒中心主辦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平臺支持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浙新辦[2006]51號 浙ICP備07000304號 廣告許可證33072740000002
      磐安新聞網站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磐安新聞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聯系方式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试
      <rp id="cg8oo"></rp>

      <blockquote id="cg8oo"><ruby id="cg8oo"></ruby></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g8oo"></blockquote>
    1. <mark id="cg8oo"></mark>
        <rp id="cg8oo"></rp>

        <blockquote id="cg8oo"><ruby id="cg8oo"></ruby></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g8oo"></blockquote>
      1. <mark id="cg8oo"></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