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cg8oo"></rp>

<blockquote id="cg8oo"><ruby id="cg8oo"></ruby></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g8oo"></blockquote>
  • <mark id="cg8oo"></mark>
      磐安新聞網
      浙新辦[2006]51號 浙ICP備07000304號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在線投稿
      首 頁|新聞中心|專題報道|民聲在線|磐安視頻|磐安旅游|理論園地|海螺評論|大盤山文學|生活頻道|政務公告|磐安攝影|浙江網聯
      改變文字大小:[  ] [打印] | [關閉]
       
       
      臨澤記憶
      ◎ 胡良田
      www.panews.cn 磐安新聞網 來源: 2018-06-10 20:24

        玉山鎮林宅(臨澤)村是我的家鄉。家鄉是一本厚重的書籍,每當一頁頁地把它打開的時候,所有的“記錄”都充滿著無窮的回味。不管它充滿著甘甜和苦澀,耀眼和暗淡,都是家鄉歲月的記憶。
        林宅古樹群有棵碩大的銀杏樹,5.68米的胸徑,近一百平方米的樹冠,生長在村口龍背的小山包上,有棵大小相近的南方紅豆杉作陪伴。
        當我們生活在夏季38°高溫的時候,這棵銀杏樹自然就成了避暑的天堂。它有一大部分根系祼露在地面上,自然形成了“A”字型和“女”字型的網格狀。乘涼時也可席根而坐。褐色遒勁的樹干,如祼露的筋骨,滋養著這一樹扇型的小葉子。清風朗朗,坐在樹下抬頭細數一桿桿枝丫。枝丫之間,葉葉相傾,竊竊私語,蜂虻嚶嚶,悠閑地隨風轉來轉去。
        樹身中部有一個大樹椏,叉部有一個樹洞,樹洞里還生長著一棵不同的樹種。這棵樹中樹,現已長成手胳膊一樣粗壯,樹高五六米,因為它的葉子不一樣,一眼就能認出。
        白露過后,正是銀杏(白果)收獲的季節,有幾個爬樹功夫較好,膽子大的村民,肩背著布袋子上樹摘果。上樹時要手腳并用地經過“鯉魚躍龍門、猴子翻身”等幾次艱難的跨越和攀登。
        “搶白果”也是孩時饒有興趣的一件事。它集眼、耳、手、腳并用,否則就搶不到比別人多的白果,因為大多數人上不了樹,只能等到瓜熟蒂落的時候到地上撿,最多時樹下匯集了三四十人。除守株待兔的老人外,年輕人都會用眼睛緊盯在樹上或用耳聽白果從層層的葉間墜落時發出“嗖、嗖”的聲音,隨著白果墜落的瞬間,用敏捷的手去搶到勝利品。但從未因“搶”白果而發生不愉快的事件,大家都把“搶”白果作為一種有趣的游戲。
        有部分村民,為了避開“搶”的尷尬,差時搶漏。干脆在白露過后的雨夜,穿著雨衣,待在樹邊的民房屋沿,一陣風雨過后,在滿坑滿谷的地上撿它個心滿意足。
        全村撿白果最為方便的要數我的老丈人了,他依著近樹樓臺先得果的優勢,憑借大樹邊十幾平方米的天井,十個落果撿五雙,一個也不漏。
        霜降過后,金黃色的小葉子灑滿一地,把地面打扮得“滿地盡帶黃金甲”。陽光下這一片片金黃色的小葉子,似覆蓋在地上的小金片,輝煌又閃亮。
        上個世紀,五八年“大躍進”的時候,許多村的古樹都成了“大辦鋼鐵”的犧牲品,這棵銀杏樹有幸逃過了這場浩劫。文革期間,東陽木雕廠以一輛中型拖拉機作交換,這也不過是一廂情愿罷了。在我的記憶中,銀杏樹經歷了無數次的雷霆與雪災,但它都安然無恙。
        十多年前,有一外地人因懂銀杏豐產技術,承包采果,在開花期進行人工授粉,結果當年收果近二千多斤,是平時年份的兩倍。千年古樹經不起這般的透支,連續幾年不結果。經過幾年的休養生息,現已恢復到了正常的生產狀態。
        村里人將銀杏樹稱為“平安樹”,幾十年來,已有三位村民在上樹摘果、治蟲時不慎跌落,但身體都無大礙。
        這千年銀杏樹就是古村的標記,唯有它見證了林宅(臨澤)一千三百多年的興衰與風雨歷程。
        臨澤始建于唐初乾封公元666年。當宋盛時,“名宦繼起,車軒趨道、巷此鳴珂、人口稠密”。被稱為“婺東望族”。因人口繁衍,繼有東周、西周、前周、后周之分。紹定年間,有狀元者一、登進士者一十又二、擁有金腰帶十八人、有十里長街、十八鋪雨傘店。
        周師銳(1182-1231)于宋寧宗嘉定三年登武科進士第一名,敕為武狀元,及第后從戎四載,擢為個閤門舍人,命知滁州未行,皇帝留為帶器械皇城干辦,又命知英德府,皇上授師銳金紫祿大夫(正三品)觀文殿大學士(從二品)。
        兄弟接武,父子連鑣。從1182-1283近百年時間內從臨澤走出去的有:武功大夫高州太守周仲虎;武進士襄陽府太守周夢雷、武進士壽春知縣周師鐘、武進士大理評事周平子、武進士淳安知縣周仲廉、武進士臺州縣尉周仲鰲、武進士溫州太守周仲桂、進士義烏知縣周夢森等。
        “青龍守府,眠牛夾輪”臨澤接官亭位于馬山塘與小溪頭自然村的接壤處——疊箱巖。接官亭兩邊有師銳墓和一個站佛殿,站佛殿下有一條官道,至今尚保存了一段二米左右寬被車馬磨得十分光滑的鵝卵石子路。歌來暮,結去思。作為婺東望族的臨澤,不知在這接官亭送往迎來了多少個南宋官員?
        2006年的秋天,我來到了當年的接官亭遺址,不見瓦礫磚片,只見一片片被霜侵后落下的枯萎的茶葉,灑落在茶樹的周邊,它們安詳地躺著,等待著冬雪過后化作泥土,重新滋養著來年的茶園。
        我俯下身蹲在這片茶園里,伸過手,接住一片飄然而至的落葉,它安靜地躺在我的掌心,是如此的恬然、安然,仿佛完成了一段艱辛的旅程,停下了匆匆的腳步,可以安靜地休息了。
        我曾就讀于玉山中學,從學校到家,小溪頭村是我的必經之路。每當下午放學回家,日暮時分,看著太陽一點點從橋頭的大槐樹樹梢上落下去,思念就爬上了我的脊背。
        在離接官亭近千米處,就是小溪頭自然村。村前有一排大槐樹,它們風影亂、午陽清,長長的樹枝像一只只長手臂伸過半個溪面,更有一番一天雪碎,十里陰涼的感覺。它沿著村路一直延伸到靈溪漂流的起點。
        二十幾米寬的溪面,對面就是一大塊石壁,被樹木遮隱。在樹木叢中還清楚地顯露了一頂文官帽和一頂武官帽。“英雄辭去不復回,英名蓋世冠常在”。難道這一文一武的官帽,是上蒼為周師銳而精心雕琢的嗎?
        南宋宰相喬行簡在周師銳的墓志銘上曰:“臨試時主宦官得師銳文稿甚喜,語曰:此此何獨可冠右科,在文也當為首選”。后來,人們就稱周師銳為文武狀元了。
        自故孩童好戲水,這靈溪也曾是周師銳孩時戲水、與小伙伴們打水戰的地方。在文武官帽的上端還有一方水底皇印,也曾為他打造。一塊四方的大石塊,離溪底抬起了一米多,從岸上看猶如一方大印章。
        近幾年,我又好幾次回到了這片驚長蔭響寒音的大槐樹林,遐想著如果有一天,人們在槐樹邊植上一些滕花,如倒掛金鐘、紫滕等,等到美麗的花朵掛滿枝頭時,將是一片樹冠花海。在樹下悠閑地劃著小船,將有“車在路上走,人在花下游”的另一番景象。再將兩頂官帽用彩燈裝飾一下它的輪廓,每到夜晚,當彩燈亮起,兩頂官帽在水的倒映下將顯得閃閃發亮。
        時過境遷,滄海桑田。皇門至東坑的古馬路,是由一個鄰村財主獨建的。相傳有個嶺口的財主騎著馬去尖山趕集,路過十里長街時,一大堆馬屎拉在長街上,臨澤人要他脫下衣裳,把屎包出去,傷了他的自尊心。這財主為了爭口氣,出資出力做通了這條古馬路。
        如今的古馬路已蕩然無存。而馬路的起點皇門,現已建成了一個新農村小區,別墅式的小洋房一幢接著一幢。原十里長街邊的梧溪清澈見底,幾道攔水壩上經常坐著幾個村民在釣魚。村中的文化禮堂,經常有村里的民樂隊、舞蹈隊來此演出節目。
        以前,從臨澤到馬山塘過溪的十三步半丁埠,`現在已被水泥橋所替代了。嵊州開元村是個周姓大村,為原開元鎮政府駐地。從前,從臨澤分派出去。臨澤人到嵊州長樂挑種豬時,也喜歡到開元去串串門。臨澤人只要能說出十三步半丁埠和七棵古樹,開元人就會以一宿兩餐的規格招待來自家鄉的客人。所以“十三步半丁埠,七棵古樹”是開元與家鄉人聯絡的“暗語”。
        2009年創建的“臨澤檔案館”為全省首個村級檔案館,由“名村記憶”“名人檔案”“大興國遺事”等三個展廳全方位向人們展示著當年臨澤的輝煌。民國時期,臨澤為東陽縣梧溪鄉駐地。
        花幢雪壓,翠蓋煙籠。林宅飛風庵就坐落在這片松樹下。門口有口近一千平方米的放生池,清澈的水面與庵堂黃色的圍墻遙相呼應。“南無阿彌陀佛”六個漆黑大字,被放生池清澈的水面所映出的倒影也清晰可見。特別是每到盛夏,陣陣的蛙鳴,打破了寧靜的夜晚,如果水底下被放生的魚蝦沒什么意見,也就不會有人投訴了。
        在庵堂的后面有一條通山路,一直可到達海拔630米高的玉山云海拍攝基地——楊家塢崗。站在山頂可把方圓近百里的大盤山脈、天臺山脈看得一覽無余。峰巖竟秀,岡巒疊翠,松濤凝成披嶺掩谷的黛霞,竹海蕩起連天蔽日的綠云。
        有一次,我有幸邀請了幾位繪畫愛好者,上山飽覽了它的壯觀與豪放。站在山頂上,隨著一陣春風,松濤不絕于耳。我不僅喜歡松樹遒勁的枝干,也喜歡它翠綠的松針。
        每到四五月份,是玉山云海拍攝的最佳時節。不過觀云海還要看近五六天的氣象,待老天運足了一定的霧氣后,方會有云海的出現。而且在早晨六七點鐘之前必須趕到山頂,否則太陽出來它就會稍縱即逝,會給你帶來一些遺憾。
        “誰信天地間,竟有山頭海。”當你美美地欣賞到了百里江山云卷云舒,十里八村若隱若現時,你的心情會變得如此的心曠神怡。同時,也會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而連連喝彩。
        氣象育人,英雄造勢。周師銳等十幾位進士,就靠著這翻云覆雨的氣勢和氣吞山河的豪邁,站立于八百多年前的歷史潮頭,而值得后人深深的記憶。

       
      作者:       編輯:    孔海燕  初審:    終審: 楊國棋 
      相關新聞

      圖片新聞 更多>>>
      新聞導讀 更多>>>
      · 大勢已至、未來已來,今后的互聯網生活什么樣?
      ·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取得豐碩成果
      · 2018年四大主場外交,習近平這一理念貫穿始終
      · 海納百川 利達天下——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巡禮
      · 【新時代 共享未來——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中國發展 世界機遇
      · 完善中國改革開放空間布局的新舉措-- 論習近平主席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主旨演講
      · 一戰結束百年 美歐關系再臨考驗
      · 美國宣布重啟對伊朗能源和銀行等領域制裁
      · 4年來首次 俄宣布制裁烏克蘭數百個人、實體
      · 第63屆貝爾格萊德國際書展開幕
      · 土耳其將在敘利亞境內展開新一輪軍事行動
      · 敘利亞局勢四方峰會呼吁在敘全面停火
      · 我縣和美鄉村建設成果令人振奮
      · 大盤山管理局與臺州學院開展戰略合作
      · 我縣召開杭溫高鐵土地征遷工作會議
      · 切實把好事辦好實事辦實
      · 加大力度 克難攻堅 全力推進
      · 我縣成功創建省級食品安全縣
      · 【專題】2018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 【專題】2018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 【特刊】和美鄉村 身心兩安
      · 【專題】“一把手”談鄉村振興
      · 【專題】第十二屆中國·磐安中藥材博覽會
      · 【專題】我們這樣抓落實
      · 【專題】磐安工匠
      · 【專題】小城鎮環境綜合整治
      · 【專題】地名故事
      磐安縣新聞傳媒中心主辦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平臺支持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浙新辦[2006]51號 浙ICP備07000304號 廣告許可證33072740000002
      磐安新聞網站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磐安新聞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聯系方式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试
      <rp id="cg8oo"></rp>

      <blockquote id="cg8oo"><ruby id="cg8oo"></ruby></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g8oo"></blockquote>
    1. <mark id="cg8oo"></mark>
        <rp id="cg8oo"></rp>

        <blockquote id="cg8oo"><ruby id="cg8oo"></ruby></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g8oo"></blockquote>
      1. <mark id="cg8oo"></mark>